寻志愿军父亲遗骸六十载 古稀机长与父亲“隔空相见”

发稿时间:2021-01-26 15:35:00 来源: 广州日报

  寻志愿军父亲遗骸六十载

  古稀机长与父亲“隔空相见”

  1月9日,已到古稀之年的原南航机长陈德志在济南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的工作室里,拿着林宇辉为父亲画的年轻时的肖像照片端详良久,悲喜交加。“父亲,您忠骨埋何方?”自从记事起,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陈德志心头。他暗下决心:此生一定要找到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父亲遗骨,让他魂归故里。

  经过60年的苦苦寻找,陈德志终于找到了父亲的忠骨安葬之地,还请人画了一张父亲年轻时的照片供瞻仰。六十载漫漫寻父路,陈德志走得格外艰辛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他收获了感动,也收获了友情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吴迪诗

  陈德志是湖北襄阳人,1969年当选为一名光荣的飞行员,入职民航广州管理局(南航前身),退休前他是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助理、资深机长。过去这60年,有一件事他始终没放弃:寻找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父亲。

  他继承父亲遗志参军

 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,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,陈德志的父亲陈道友就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一名战士。烈属证上记载的时间显示,陈道友于1951年5月参加抗美援朝,1952年3月9日在战场上牺牲,生命定格在了23岁。陈道友牺牲时,陈德志还是个只有9个月大的婴儿,当时他的姐姐才两岁。

  对于父亲当年参加抗美援朝的情形,陈德志也是从姑姑那里了解到一些细节。“当年我们家穷。我的父亲虽然出生在农村,但他非常爱国。当时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丁,我祖父母去世得早,战争爆发后,我父亲二话没说就直接报名上战场了。”

  陈德志说,母亲在他面前从来没有提过父亲。但从小他就发现自己和别的孩子不同, “我五六岁开始懂事的时候,看到我们家里挂了一个烈属光荣牌,但别人家门口没有。当时我还没上学不认识字。后来我妈就讲了,等我大了就知道了。后来邻居告诉我,说我父亲是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。”

  陈德志说,虽然他没见过父亲的模样,但从心底,他为父亲感到骄傲,因为父亲是保家卫国的英雄。但没有父亲陪伴,在遇到困难和挫折时,陈德志就会更加深深地怀念父亲。“我好羡慕村子里的小朋友,他们都有爸爸。”

  1968年,陈德志继承了父亲的遗志,报名参军,这让他觉得与父亲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。 “我当时已经参加工作,是供销社的采购员,这在当时是很吃香的。我是背着我母亲报名的,我知道如果和她商量她肯定不会同意。当母亲知道这个消息后,她很难过,因为我父亲就是当兵上了前线一去不回,而他唯一的儿子又报名当了兵。母亲心里真的是很怕,真的是不舍。”

  陈德志入伍一年后,1969年通过部队政审,他成为了一名飞行员,入职民航广州管理局(南航前身)。后来,他更成长为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、资深机长。

  六十载苦苦寻找父亲

  陈德志坦言,父亲在世时没有留下任何影像,他无从瞻仰父亲遗容,每年清明节,他都不知向何方祭拜。但血浓于水的亲情让陈德志立下誓言一定要找到父亲的踪迹。参加工作之后,陈德志的这个念头更加强烈。“就算找不到遗骸,也要到朝鲜寻找父亲牺牲的地方,去看望他、祭拜他。”因为之前朝鲜的旅游没有开放,陈德志一直未能完成这个心愿。2011年退休后,陈德志更是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寻找父亲的下落上面。

  2018年,陈德志申请签证到朝鲜寻找父亲的踪迹。因为父亲的烈士证书背面记载着父亲牺牲的地点。2018年7月,他找到了父亲的牺牲地开城,在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,陈德志为志愿军烈士敬献鲜花。英名墙上写着,那里安葬着15000多名烈士,但英名墙上实际只有10084名烈士的英名,还有5000多名烈士因为时间久远,他们的名字无法确认。陈德志在英名墙上仔细寻找着父亲的名字,但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。

  跪拜之后,陈德志把原本准备带去祭奠父亲的酒洒在长长的英烈墙前。随后他把从广州带去的泥土倒在烈士们合葬的坟上,他又从坟堆上抓了两把土放进瓶里带回家。

  这些年,陈德志通过多种途径,陆续找到了一批志愿军烈士后代,大家互相沟通信息,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父辈们的遗骸。陈德志说,找到这些烈士的后代和亲属很不容易,但更难的是帮助他们找到他们父辈的安葬地。

  终在国内找到父亲踪迹

  虽然没有在朝鲜找到父亲的墓碑和遗骸,但陈德志并没有放弃。在中华英烈网上,输入陈道友的名字,能找到他的英勇事迹。陈道友入伍后,因作战勇敢获奖一次,在三郡里战斗中,他拾起美军扔来的手榴弹还击时不幸牺牲。“可能他就是被炸得遗体都不全了,所以没办法确认身份,造成英烈墙上没有他的名字。”

  回国后,陈德志又多次到东北的烈士陵园打听父亲的下落,但凡有一丝线索,他都不放过。他一直有一个信念:再难,吃再多苦,也要找到父亲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陈德志后来得知沈阳有一个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并通过朋友咨询确认,父亲陈道友的名字就在烈士英名墙上。至此,陈德志的寻访终于有了确切的线索。

  2018年底,陈德志和妻子来到了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与父亲“见面”。当天一大早,陈德志穿上了全新的飞行员制服。“对我来说,这是一生当中最重要、最渴望的一天,68年的期盼。要去见我的父亲,这是我一生的梦想。我穿这一身衣服也是让我的父亲看到他的儿子是一名光荣的飞行员,没有给他丢脸,没有辱没他的英名,相信爸爸也会为我高兴的。”

  在19万烈士英名墙上,陈德志终于找到了父亲,他轻轻抚摸着英烈墙上父亲的名字。一位68岁的男儿,从来没有叫过一声爸爸,他怯怯地叫了一声“爸爸”,而后嚎啕大哭。

  陈德志在英烈墙前跪了很久,68年没见过父亲,他有太多的话要和父亲说。“爸爸,妈妈和姐姐都去世了,咱们家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了”,压抑在他心里68年的思念回荡在烈士陵园上空。

  考虑到父亲离家多年,夫妻俩还特意准备了老家的特产,“如果我的母亲还在世,知道我找到爸爸,那她该多高兴啊。”

  陈德志的妻子说,丈夫梦想了无数次父亲叩响他的房门,也有很多次,他在睡梦中哭湿了枕巾。 “找到父亲的忠骨安葬地之后,他平静多了。”

  “神笔警探”圆相见心愿

  虽然找到了父亲的踪迹,但陈德志还有个心愿,希望能有一张父亲的照片,供他瞻仰、凭吊。就在近日,国内著名的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圆了他这个梦。

  林宇辉退休前为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视听室高级工程师,先后为数十起重特大案件提供关键性技术支持。退休后,林宇辉除了对警方办案提供协助外,还有一个心愿——为100位革命烈士免费画像。经过身边的朋友推荐后,陈德志找到了林宇辉,说出了自己的心愿——为父亲陈道友画像。得知陈德志过去这60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父亲,林宇辉深受感动,欣然答应。

  但陈德志没有父亲的照片,画像难度极大。林宇辉让陈德志找来自己年轻时的照片,以及家庭中其他成员的照片,并找到陈德志的姑姑介绍陈道友的模样。经过几个晚上构思和修改,画像终于画了出来。2021年1月9日,陈德志从广州乘坐飞机前往济南,迎接父亲的画像。拿到画像后,陈德志赶紧和在湖北老家的姑姑视频连线。陈德志的姑姑已经80多岁了,是健在的唯一见过父亲容貌的人。面对画像上栩栩如生的父亲,陈德志喜极而泣:“父亲啊,70年了。今天儿子终于见到您了。”

  陈德志感慨道,自己的夙愿,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实现了。“我可以自豪地告诉父亲: 70年来,我一直用您的英名鞭策自己,我为您自豪。”

责任编辑:李婧怡
 
濠誉代理开户 财富棋牌天天洗码 澳门游戏平台注册网站 凯发百家乐现金 赛马彩票百家乐
环亚彩网直营 九号彩票游戏女孩 银河在线游戏 恩佐娱乐线路检测中心 上海福利彩票开奖结果
U宝娱乐网投 恒煊娱乐88 菲律宾太阳城管理网 海天游戏开户 王牌彩票网注册
t6娱乐返水多少 伟德注册平台 菲律宾申博管理 申博现金百家乐 沙龙娱乐游戏登入